双柏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宜良县国土资源局起诉、宜良县人民检察院支持起诉顾海森、杨晓红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

2016-02-03 09:03:21 来源: 网络

 

[裁判要旨] 公益诉讼人通过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所获得的诉讼利益应当归属于社会,由特定的社会机构管理。
评选理由:本案系侵权人在非法采矿过程中造成地表、植被遭到破坏,由环境行政机关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审理的亮点是:1、本案对公益诉讼人、支持起诉人主体资格的确认是对2010年昆明中院和昆明市检察院共同制定的办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规定的有益实践;2、在追究被告刑事责任的基础上,判决其向“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支付因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损失和环境保护及治理恢复费,明确了诉讼利益的归属,实现了环境公益诉讼的目的。本案审判对于进一步推进环境公益诉讼具有较大的现实意义。
 
[案 情]
公益诉讼人云南省宜良县国土资源局。
被告顾海森、杨晓红。
2010年12月,两被告未经行政许可,在昆明市宜良县九乡乡法古村擅自使用挖机、装载机开采磷矿1100吨,为此受到宜良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行政处罚。由于两被告在无证采矿过程中将开挖出的废渣、剥土随意堆放,造成原有植被和地表土壤被毁坏,林地植被大面积被毁损,形成崩塌、泥石流隐患。2012年6月28日,宜良县人民检察院以两被告涉嫌犯非法采矿罪向宜良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认为,两被告违反矿产资源法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开采磷矿所占用林地面积为12.84亩,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经查,被告顾海森已缴纳罚款4万元。据此,宜良法院根据两被告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认罪悔罪表现,判处顾海森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判处杨晓红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该刑事判决宣判后,两被告服判未提出上诉,该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受宜良县国土资源局委托,经云南矿协司法鉴定所鉴定:两被告在昆明市宜良县九乡乡法古村无证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为1231500元。针对两被告的行为,宜良县国土资源局委托云南省地矿局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队对其非法采矿点作出了《地质灾害调查评估报告及治理方案》,结论为:两被告的开采行为产生的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为155838元。公益诉讼人为此支付鉴定费65000元,支付律师费55000元。为此,公益诉讼人云南省宜良县国土资源局提出如下诉讼请求:一、判令两被告连带承担因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1231500元、因非法采矿造成的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155838元,并支付至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管理帐户内;二、判令两被告向公益诉讼人支付鉴定费65000元、律师费55000元;三、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审 判]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关于侵权责任的认定。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本案中,两被告非法采矿的行为已造成环境的损害,依法应由两被告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条关于“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虽然宜良县人民法院已依法追究两被告的刑事责任,但并不影响其依法承担本案的环境侵权责任,故宜良县国土资源局以公益诉讼人的身份起诉两被告并要求其承担因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的诉讼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的鉴定结论系具备资质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作出,且该鉴定结论由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出具文件专门予以认可,故对该鉴定结论本院予以采纳,被告杨晓红认为鉴定报告中矿石品位与鉴定价值不符、且矿山并非仅仅是两被告所挖,两被告不应承担损失的答辩理由,其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印证,其非法行为所造成的矿产资源损失有相关鉴定结论证实,故对该主张不予采纳。鉴于庭审中,公益诉讼人已将被告缴纳的4万元费用予以扣除,其要求两被告承担的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变更为115838元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第二,关于本案公益诉讼社会权益的归属问题。2010年10月25日,为了鼓励单位和环保组织对涉嫌危害环境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解决环境公益诉讼中调查取证、鉴定评估、环境修复等资金短缺问题,昆明市人民政府制定了《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建立了“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涉及到的资金进行专项管理。本案中,宜良县国土资源局起诉要求两被告承担因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是公益诉讼人代表社会向两被告主张的权利,该诉讼利益应当归于社会。宜良县国土资源局为此要求两被告将治理恢复费用向“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管理帐户支付的请求应予准许。
第三、关于公益诉讼人缴纳的鉴定费和律师费是否支持的问题。公益诉讼人起诉主张的鉴定费65000元中,其中15000元系在涉及宜良九乡15个采矿点,故应当收取10000元(150000除以15);550000元涉及12个采矿点,应当收取45833元(500000除以12),共计55833元,并非公益诉讼人所主张的65000元,故对该部分鉴定费调整为55833元。因公益诉讼人所主张律师费55000元不符合《云南省律师收费暂行管理办法》,依法予以调整为44920.14元。上述费用系公益诉讼人为提起诉讼而支出的费用,应予支持,对被告杨晓红认为不应由其承担的答辩理由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顾海森、杨晓红非法采矿的行为已破坏环境,构成民事侵权;二、由被告顾海森、杨晓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支付因其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1231500元,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115838元;三、本案鉴定费55833元及律师费44920.14元由被告顾海森、杨晓红负担。本案案件受理费17832.82元,由被告顾海森、杨晓红负担。
 
[评 析]
成立环境保护审判庭的重要意义就是为环境公益诉讼搭建平台,通过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审判、执行,让污染、破坏生态环境的侵权人赔偿给社会造成的损失,加大其违法成本,震慑潜在的侵权人,以弥补行政执法、刑事司法的不足。昆明中院环保庭成立四年多来共审结六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本案系一起侵权人在昆明九乡风景区因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环境破坏而引发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合议庭通过对公益诉讼人(原告)、支持起诉人诉讼主体资格的确认;民事侵权行为在受到刑事、行政处罚后能否认定;诉讼利益如何归属等问题进行准确把握,最终判令两被告的行为构成民事侵权,为进一步推进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制度建立,构建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程序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一、宜良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公益诉讼人的诉讼主体适格
我国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明确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此确立了我国的公益诉讼制度。我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九十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对破坏海洋生态、海洋水产资源、海洋保护区,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的,由依照本法规定行使海洋环境监督管理权的部门代表国家对责任者提出损害赔偿求”,该法明确授予了有关环保机关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资格。昆明中院、市检察院于2010年10月25日制定的《关于办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对“受案范围、公益诉讼人”等方面也作出相关规定,按照该规定,“环保机构、环保社团组织、人民检察院可以作为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公益诉讼人”。鉴于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公益性,我们认为,环保行政机关可作为公益诉讼人,以原告身份提起公益诉讼,该探索已在昆明中院审结的云南省首例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得到了实践。本案中,宜良县国土资源局为保护宜良县生态、生活环境,追究危害生态、生活环境的环境侵权责任,挽回环境侵权行为给社会造成的损失,代表国家向被告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符合我国《环境保护法》第六条“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并有权对污染和破坏环境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检举和控告”的规定,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10】18号文《关于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司法保障和服务的若干意见》中“法院依法受理环境保护行政部门代表国家提起的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严厉打击一切破坏环境行为”的规定,故宜良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公益诉讼人的诉讼主体适格。
二、宜良县人民检察院作为支持起诉人参与本案审理符合相关法律及相关规定
宜良县人民检察院出庭支持本案的起诉,是代表国家对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活动实行法律监督,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体现,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审判活动实行法律监督”、第十五条“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对损害国家、集体或者个人民事权益的行为,可以支持受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规定。昆明中院、市检察院制定的《关于办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也规定,“人民检察院可以督促、支持环保机构或环保社团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在环境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应当履行好法律监督人的职责。当环保机关对侵害环境公共利益的侵权人没有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时,检察机关应当履行法律监督职责,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督促并支持环保机关、环保组织起诉,故本案中宜良县人民检察院作为支持起诉人是适当的。
三、本案被告非法采矿的行为已构成环境民事侵权
本案证据表明,被告顾海森、杨晓红的非法采矿行为曾受到相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其无证采矿开挖出的渣土、石砾已造成原有植被和地表土壤被毁坏,林地植被被毁损,形成崩塌、泥石流隐患,并造成一定范围内矿产资源被破坏,需要对被破坏的环境进行修复。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四条和《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被告顾海森、杨晓红应对其非法采矿行为给环境造成的损害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条关于“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虽然宜良县人民法院已对两被告非法采矿的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并不影响被告依法承担本案的环境民事侵权责任,其因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和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的费用应予赔偿。
四、关于本案的诉讼利益归属
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与传统的环境侵权诉讼的最大区别在于侵权行为侵害的法益不同,前者侵害的是社会公共环境利益,后者侵害的是公民的人身权和公私财产权。环境公益诉讼的目的正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共环境利益,所产生的诉讼费用理应由社会承担,诉讼利益也应归属于社会。为此,昆明市政府于2010年10月25日公布的《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建立了“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涉及到的资金进行专项管理。该办法明确规定了救济资金的性质、来源、用途、管理方式、救济对象以及申请方式等。关于救济资金的用途,规定用于环保机关、环保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所需支出的调查取证、评估鉴定等诉讼费用;因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侵权人给环境造成的损害进行修复的费用,以及对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环境侵权案件的受害人进行救助的费用。关于救济资金的救济对象是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单位、环保组织;经人民法院判决赔偿修复治理费用的受到污染损害的环境和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环境侵权案件受害人。本案中,宜良县国土资源局起诉要求两被告承担因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及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是公益诉讼人代表社会向被告主张的权利,该诉讼利益应当归于社会。故法院判决由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支付因其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费和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费与事实相符,于法有据。
透过本案还可以看到,目前,昆明市所建立的行政执法与司法联动环保新机制,为有效保护环境提供了更加广泛的平台和空间。通过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审理,可以让我们受到破坏的环境真正从法律意义上得到保护,让污染环境者付出沉重代价,加大污染者的违法成本,有力震慑潜在的污染者。
 
一审判决书: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昆环保民初字第7号民事判决书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向红;审判员:把树兰;代理审判员:苏静巍。
案例提供部门:中院环保庭
编写人:苏静巍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