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柏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行政强制戒毒方式的适用与判决主文如何表述——李金财不服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行政强制戒毒案

2016-02-03 09:00:45 来源: 网络

一、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12)盘法行初字第07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不服强制戒毒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李金财。
被告: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
 
二、基本案情
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鼓楼派出所民警于2012年4月28日下午14时25分,在盘龙区环城北路玛利亚医院2楼厕所查获涉嫌吸毒人员一名,经审查该人名叫李金财,男,1977年12月3日出生,回族,云南省元谋县人。经查明李金财于2012年3月初开始吸食毒品海洛因,采用唆吸的方式,每天吸食1-2次,每次唆食人民币10-20元的毒品海洛因,后于3月底改为注射的方式吸毒,每天注射2-3次,每次注射人民币10元的海洛因零包,被查获时刚进行最后一次注射。根据李金财自述其已吸毒成瘾。公安机关对李金财进行了尿样毒品成分检测,结果为阳性,并告知李金财本人,其对检测结果无异议,结合其采用注射方式吸毒的陈述及对针眼的指认,被告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作出昆公盘(鼓)瘾认字〔2012〕019号吸毒成瘾认定报告书,认定本案原告李金财吸毒成瘾严重,并于当天作出昆公盘(鼓)强戒决字〔2012〕第4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决定对原告李金财强制隔离戒毒贰年(自2012年04月28日至2014年04月27日止),现原告李金财在呈贡区七甸乡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强制隔离戒毒。
 
三、案件焦点:
被告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所作昆公盘(鼓)强戒决字〔2012〕第4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
 
四、法院裁判要旨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吸毒成瘾认定办法》作出本案诉争处罚决定,原告对《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异议,因该法规并未被废止而不能成立,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被告李金财承认其吸毒成瘾,并采用注射方式吸毒,被告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依据对原告李金财的查获经过、李金财本人陈述、现场检测报告书、尿检结论告知记录、针眼指认照片、尿检指认照片、吸毒成瘾认定报告书等证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及第四十七条第一款、《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第二款等规定,出于惩治毒品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作出对其强制隔离戒毒贰年的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原告李金财如有特殊情况需要变更对其采取的戒毒方式,可以通过向戒毒场所提出申请,由戒毒所根据原告在戒毒所的表现、体检情况等,按照法律规定决定是否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或予以戒毒方式变更。被告作出昆公盘(鼓)强戒决字〔2012〕第4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程序合法, 该《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合法、有效,故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依法应予驳回。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原告李金财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李金财不服判决,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后,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五、评析
公安机关依法享有强制隔离戒毒行政决定权,本案原告唆食毒品,后改为注射,证据充分表明其吸毒成瘾严重,公安机关对其决定强制隔离戒毒并无不当。本案审理过程中,法官亲自前往原告李金财所在强制隔离戒毒场所进行情况了解,并将其在戒毒所与戒毒前判若两人的良好状况告知其家人,为何原告及其家人仍坚持起诉要求变更戒毒方式?
通过与原告父亲的进一步交流,法官得知坚持诉讼是因为一方面觉得李金财强制戒毒不仅丧失了人身自由,而且在亲友中很“丢脸”;另一方面李金财是家中强劳动力,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在了解这些情况后,主办人认为,虽然行政诉讼中对于经审理依法确认行政机关具体行政决定合法的情形,一般采取判决“维持决定”的方式,但在本案中,原告李金财如有特殊情况需要变更对其采取的戒毒方式,可以通过向戒毒场所提出申请,由戒毒所根据原告在戒毒所的表现、体检情况等,按照法律规定决定是否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或予以戒毒方式变更。如判决维持原行政决定,可能会对其申请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或变更戒毒方式带来障碍。因此本案一审作出了“驳回原告李金财的诉讼请求”的判决,同时在判决书中载明以上观点,告知原告变更强制措施的途径和要求,从而让一份维护公安机关行政处罚权的行政判决书充满了人性的考虑和关怀。
 
     编写人: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范文敏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